江波涛原作相关资料整理(6.10)

子书死在加班里了:

【很长很长很长……慎点

整理了一下小江的基本资料和原作中的片段,自用。

原作中的相关信息截取了包括对话(为连贯保留了对方发言)、心理活动、侧面描述、部分战斗表现在内的个人觉得对江波涛这一角色有价值的信息。

因为用的TXT版本章节略乱,可能会存在病句和错漏,欢迎捉虫~

重看一遍觉得我家小江怎么能这么萌这么可爱这么稳重识大体老实又狡猾乖巧伶俐冷静聪明还娇俏【啥【^q^

 

基本资料 

姓名:江波涛

战队:轮回

职务:副队长

生日:11月11日

星座:天蝎座

血型:B

身高:176 cm

角色ID:无浪

角色职业:魔剑士

角色武器:天链

队友:周泽楷、孙翔、方明华、吕泊远、杜明、吴启、于念

出道赛季:第六赛季(此赛季出道选手绰号”帮帮团“)

数据

战术:4

操作:4.5

意识:5

稳定:4

交际:5

人缘:5

简介

荣耀联盟第六赛季出道,起初效力于贺武战队,第六赛季由方明华推荐,转会到轮回战队。第七赛季开始担任副队长。

第八赛季、第九赛季与队友一起取得冠军。

有“粘合剂、万金油、补锅匠、及时雨”之称,“联盟中最被看轻的选手”。


原作信息


 第三百三十五章  全明星二十四(上)

而后,第二位登场的,却也是轮回的一位选手:江波涛。角色无浪,职业魔剑士,是轮回战队仅次于周泽楷的二号人物。

 

 第三百三十七章  全明星赛

替补选手则是轮回的江波涛。

 

只有替补江波涛的魔剑士无浪,所擅长的波动剑和波动阵在控场方面效果不错。

 

 第六百三十一章  到访轮回

“他们去哪边了?”副队长江波涛问道。

“那边。”选手指着。

“经理办公室?”走廊那边转过,除了经理办公室,似乎也没什么可去的地方了。

“去看看?”江波涛回头,却是对周泽楷说的,他们两个是战队的正副队长,这年头,围观八卦也得有点身份才合适。

 

江波涛和周泽楷对望了一眼,所有人都觉得肯定是和叶秋到访有关。

 

“带着帐号?这是要干嘛?”所有人都在心下狂琢磨,周泽楷和江波涛两个也是不解,不过还是回到训练室了,把两人的帐号卡取过带上。

 

 第六百三十二章  一人战队

“叶神好。”江波涛连忙也是开口招呼了一下,

 

直至轮回战队提拔了江波涛这位副队长。

轮回战队的打法,就是全然围绕周泽楷。但因为周泽楷不善表达的问题,常会发生他的举动被队员理解不了,或是理解错了的情况,这无疑会很影响他们的成绩。而江波涛,却是一个很了解周泽楷的人,他能准确地读懂周泽楷在场上每一个举动的意图,于是,他最终就成了周泽楷和队伍其他之间沟通的一个桥梁。

 

轮回“一人战队”的风格,并没有就此摘下,不过因为江波涛的出现,周泽楷和战队其他选手的粘合度却是大大提高,轮回终于赢来了爆发,在本赛季拥有很高的夺冠呼声。

 

周泽楷和江波涛都还有些莫名其妙,最后问话的当然是江波涛:“是什么东西?”

“技能书。”叶修亲自回答。

“技能书?”江波涛还是有点没反应过来。

“一千点技能书哦,你的‘无浪’现在有多少技能点?”叶修笑道。

无浪是江波涛手中的职业角色,全明星级别,荣耀第一魔剑士,是让嘉世的刘皓非常羡慕嫉妒恨的一个角色。这些个角色,拥有多个技能点这种很难发生变化的属性才被人吃透了,所以也不是什么秘密,江波涛怔了下后很快回答:“4820点。”

“如果运气够好,它很快就会变成5000点了,现在知道我带来的是什么了吧?”叶修笑道。

江波涛的眼睛瞪到贼大,一边的周泽楷也是露出惊讶的神色。

 

江波涛得到经理授意,随即将“无浪”的帐号卡交给了叶修。叶修随即也就用办公室里经理的电脑登录了游戏,经理、佟林、周泽楷、江波涛一字排开站在叶修身后。

登录游戏,操纵着角色,叶修同样问了江波涛一个任务是否做过的问题,江波涛自然也是一头雾水。

 

江波涛这时候已经差不多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一听叶修这样说,心里也是非常遗憾,不过叶修最开始说的,却是让他充满了期待:“不是说有一千点吗?”

“祈祷你的角色任务不要清得太干净吧!”叶修说道。

 

叶修回头,又是十分同情地看了江波涛一眼:“20点没了。”

“45点了!”江波涛已经开始算总数了,并用1000点减去45后,换算着自己还剩下多少机会,最终数字让他得到了很大的安慰。自己只是差180点满,还有955点,没有问题!

江波涛心下这样想着,叶修已经找到了第三个任务NPC,这一次,对话后终于是有任务弹出,看到叶修接受了任务,江波涛立刻知道这一次是成了,顿时激动得非常。

 

结果就见叶修回过头来对江波涛道:“你真苦逼啊!这个任务应该有63%的机会得到本20点技能书的,你居然没有拿到!!”

“是……是这样吗?”江波涛一脸抑郁。

 

 第六百三十三章  胶着

经理这一有了举动,佟林啊江波涛自然也是上来帮忙劝说。

 

 第六百四十一章  是时候做出一些改变了

幸灾乐祸的看着记者们被周泽楷回答问题搞得想吐血已经是轮回选手们的一大乐事了。今天赢了比赛突破第一轮,自然看得更加开心无比。不过终归也不能就这样淡定无视,最后副队长江波涛出来打了打圆场,对于记者们的提问,给出了肯定的回答。

 

 第六百五十章  一心二用

轮回方面,正副队长周泽楷、江波涛毫无疑惑是要首发上阵的。

 

 第六百五十一章  轮回的配合

江波涛的魔剑士无浪也是跨步上前,手中那形状古怪的短剑早已泛起了火光,直劈而下后。

 

 第六百五十四章  王牌对王牌

就这样不紧不慢地控制好节奏,此时一对一中被玩弄于股掌之上的分明是轮回的江波涛。

 

 第六百五十五章  兑子

外界对轮回的关注,周泽楷一人就要掠出绝大多数目光,其次就是副队长江波涛。其他当绿叶的选手,其实水平不低,但在枪王的光芒下,总会显得有些黯淡。

 

周泽楷的一枪穿云,江波涛的无浪固然也都达到了5000技能点,

 

 第六百八十三章  摧毁

“轮回战队出人意料地排出了极其强势的阵容,周泽楷、江波涛不用说了,理应是轮回战队最强的二人,

 

 第六百八十四章  新科冠军

轮回出场的,是他们的副队长,经验丰富,全明星级别的选手江波涛。

 

但面对江波涛和他的魔剑士无浪,双方确实无法相提并论。

 

事实上林枫的对手,江波涛这一场同样打得谨慎。只要这一局击破对手,就可以赢得总冠军了,这,同样也是压力。

 

两个人都很小心,但是,江波涛最终还是占得了上风。

他所承受的压力更小,他的水平本来就更高,他的角色也比林枫的更强。

 

在他生命无多的时候,江波涛的无浪大胆地打了过来。或许是整场两人都比较小心的缘故,林枫已经习惯了这种谨慎的节奏,江波涛突然一波奔放,让林枫有些乱了阵脚。

 

 第七百四十五章  区别对待

不过即使不是喻文州,也肯定是什么高手。轮回方面的话,副队长江波涛的战术素养也是相当高的。刚才那种战术意图,也是完全可以用得出的。

 

 第七百五十八章  不可思议的转会

轮回战队现在开始试着推广宣传他们副队长江波涛的形象,在一些宣布中,轮回显然是想将江波涛树立为新一代战术大师的形象。

公道来说轮回如此宣布也不是无的放矢的。江波涛的战术水准确实相当高。他其实是轮回战队实质上的指挥者。是他的出现,才将周泽楷与战队完美地契合在了一起。不过就因此把他视为战术大师,却还是有很多人不服。相当多的人认为,江波涛不过是对周泽楷的意图洞悉非常高,是一个很周泽楷默契极强的选手。他的战术水平,是依托于这种基础才得以发挥的。更何况了,轮回的胜利,周泽楷的个人发挥绝对要占大头,很多地方根本就不是靠战术解决,而是靠周泽楷一个人的强势寻求到的突破。江波涛现在就说是战术大师,未免还是夸张了些。

 

 第九百二十章  新科全明星

轮回的副本江波涛,显然也因为拿到总冠军人气上升了不少。在投票中排到了第五位,力压了许多大神。

 

 第一千零六十二章 嘘声中赢下去

好吧,这是周泽楷,能收获这样的回答就算没白问了。想了解更多的看法,还是找他们的副队长江波涛吧……

 

 第一千零七十五章 无法轻视的轮回

人们一提轮回就说周泽楷,却不知在周泽楷光环掩盖掉了轮回许多其他可怕之处。明明已是全明星排名第五的江波涛,在周氏光环下衬得好似一个路人一样不被人在意,更别提排名13的吕泊远了。

 

 第一千零七十六章 轮回的缺陷

零下九度?

他什么时候跑到这边来了?

江波涛心下一惊,一种很异样的感觉浮上心头。

他突然发现,这个秦牧云的零下九度在双方接触之后射了两枪之后,接下来做了什么,他居然毫无印象。

可以此时,突然出现阻止了他去救援治疗的,偏偏就是秦牧云的零下九度,而他什么时候出现在如此恰到好处的攻击位置上的,江波涛丝毫没有察觉。

 

哪会让你们这么轻易得手!

江波涛的无浪一个地裂波动剑扫出,斜截这两个角色。大漠孤烟立即切换方向,直朝无浪冲来。

魔剑士虽然身披防御力最高的板甲,又是剑系职业,但贴身短打绝不是其擅长的。

 

被骗了!

 

但是江波涛心中却再起异样的感觉。

零下九度在的时候,他感觉不到这位的存在,而现在他真的不在了,于是,他也感觉不到场上形势到底有什么明显的变化。

这种感觉真的太让人不安了。

江波涛努力让自己冷静,努力审视眼下的局面。他们没有治疗,所以必须速战速决,但是打得快也需要有章法,怎么?已经上了吗!

周泽楷的一枪穿云丝毫没有在此时整顿一下节奏的意思,竟然继续发动了疯狂的进攻,快得让江波涛觉得有点过分。但是,下一秒,他已经不再这样认为,扫清眼前局面,让江波涛赫然发现,霸图战队竟然已经完成了收缩,全取守势。

 

 第一千零七十九章 兴欣,冠军?

“在第二场对决中,我们发现霸图战队似乎并不擅长打持久战,这是我们决定在第三战使用此种战术的原因所在。”江波涛连忙从旁补充了一下。有些比较不好处理的问题,让周泽楷这样言简意赅地去回答,真不知记者那笔头会写出什么花来。

不擅长打持久战……江波涛倒是概括出了一个看起来很战术性的说法,但是此次霸图体力不支的问题是如此明显,记者哪会如此轻易让他混过去?

“那么您认为霸图不擅长持久战的原因是什么呢?”有记者立即明知故问,他已经下定决心,如果轮回敢在这个问题上装傻,他非得喷死这帮虚伪的家伙不可。

“呃,霸图在季后赛一个月的时间内连续打了九场激烈的比赛,这是很大的消耗,他们的体力在后期出现了问题,这是我们轮回最终取胜的关键。”

结果,轮回却清晰正面地回答了这个问题。

“哦,那么如果说,霸图在决战前也只是打了四场比赛,有了良好的休息和恢复,您认为这会对结果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呢?”

“比赛势必会变得更加艰难。”江波涛答道。

“那您觉得轮回还能顺利拿下冠军吗?”这记者的提问已是越来越刻薄,基本就和说轮回这一冠胜之不武没什么区别。

“比赛是充满无数偶然的东西,这也是我们需要重复站到场上的原因。如果假设就能有一个准确结果的话,那么比赛的意义又何在呢?从客观的角度,我无法回答你的这个问题。但是从轮回选手的立场,我始终相信轮回可以获胜,无论对手是谁!”

 

江波涛的回答掷地有声,这记者明显无法招架下去。

 

“这要看他们对成功的定义是什么了。”江波涛说道。

 

江波涛一怔,真要他说,他觉得可能也是兴欣随口一提的玩笑。虽然击败了嘉世,但那样奇迹般的爆发总不能场场都来吧?兴欣的实力还是相当有限的,说要夺冠未免太夸张了。可是真这样说的话,难免会让人觉得有轻视对方的嫌疑。可是真要说相信这是真的,那好像……也会被人觉得很虚伪吧!

这个问题好难答啊!

一直对提问应答如流的江波涛,这一次竟然愣住了,好一会后才道:“不管兴欣的目标是什么,轮回都会全力以赴,以击败对手为目标。”

 

 第一千零八十一章 2800万转会

再来,茶小夏就提到一个所谓“联盟中最被看轻的选手”,江波涛。

轮回副队江波涛,全明星票数排名第五,这似乎和“被看轻”毫无关系,他明明已经很受重视。

但是,茶小夏认为江波涛所受到的重视,总是会被人解释为周泽楷光环,或是冠军光环。甚至有人大放厥词,声称即便是自己的奶奶和周泽楷搭档,大概也能拿到联盟总冠军。

这话自然是夸张,但内含的轻视显而易见。轮回全队选手其实都存在这样的问题,轮回拿到好成绩,所有人看到的都是周泽楷的功劳,至于其他人,沾光而已。

茶小夏显然并不这么认为。

有那么一种人,茶小夏在文里写道,很善于沟通,任何人与他相处都会觉得很舒服,他可以在任何场合将每个人照顾得面面俱到,而自己又不会喧宾夺主。场外的江波涛就是这样的一个人,而在场上,他又是一个串联节奏的高手。他成功将周泽楷粘合进了轮回,相信他也可以成功将孙翔带入团队。江波涛,简直就是赛场上的粘合剂。

 

 第一千零八十二章 嘉世标签们的转会

到现在,他已经是合同到期的自由选手,作为曾经嘉世战队的副队长,刘皓的实力其实还是相当出众的。未进全明星,却也相距不远。只可惜他同职业的竞争对手是江波涛,这两年轮回风头强劲,江波涛人气狂升,刘皓很遗憾地就被挤在名单外了。

 

 第一千零九十七章 竞争激烈

“就是就是,好容易有个活动,和谐为贵!”轮回的江波涛也发表看法。

 

 第一千一百零五章 全面教科书

“兴欣的那个流氓,没有人注意到吗?”轮回的江波涛此时突然插了一句。群里聊天,不像场上比赛,比赛大家不留情面努力拼斗就是了。群里交流却是要讲感情的,陌生人间话总是会少一些,老选手们处得久了,相熟一些,话多一些,这也是人之常情。所以老选手们在群聊天多占据主动,新加入的,就算是大神,在陌生的状况下,也难和人打开话题。而江波涛却是一个例外,他算不上是太老的选手,但却很早就和老选手们打成一片,很自如地和各种人交流着。

“哦,那个家伙,你也留意到了吗?怎么看?”林敬言说。

“不知道,看不透。”江波涛说。

 

 第一千一百零六章 活动彩蛋

包子的实力,大神们当然不至于忽略,但是细细研究之下,却都有和江波涛一样的感觉:看不透。

“操作比较扎实,意识比较飘忽。”林敬言作为最有经验的流氓选手评价道。

“这就是看不透的地方呀!”江波涛感慨着。

“用张新杰的话说:一个过分随性的选手。”林敬言说。

“这像是他会说的话。”李轩笑道。张新杰,以严谨恪律著称,随性正是他最大的敌人。

“评价的很好呀!确实是相当随性,他的行动真的很难预测,他似乎不会利用经验,就是凭着与生俱来的某种直觉在战斗。”江波涛说。

“天生的平衡破坏者。”王杰希说。

“以前有过这样的选手吗?”江波涛说。

“看你楼上。”林敬言笑。

“呃……魔术师没有那么胡来。”江波涛说。

“是不是因为魔术师那种与生俱来的直觉更精准?”林敬言说。

“这个说法好准确。”江波涛膜拜状。

 

“这个包子入侵,未来会怎样呢?”江波涛又来了个发人深省的表情。

 

 第一千一百一十一章 呼啸内讧

说起来,刘皓觉得以自己的实力,完全可以去轮回战队取代江波涛。不过很遗憾,轮回对于江波涛和周泽楷的搭档显然很满意,他们从嘉世强势引起了刘皓昔日的队友孙翔和一叶之秋,却绝没有动过要更换掉江波涛的举动。

 

 第一千一百二十四章 微博大战

“方锐前辈的风格,和目前的呼啸确实不是很搭呢!”轮回江波涛直接引用了吴羽策的发言做出评论。虽和方锐的资历只差一年,却还是对方锐以前辈相称。

 

 第一千一百二十六章 海无量

“轮回,两次总冠军得主,蝉联。”江波涛跟进,在王杰希微博的内容之上增补了两个字,立即显得高出一筹。

 

 第一千一百三十九章 手有点生

苏沐橙在个人赛中遇到了轮回副队长江波涛,惜败。

 

 第一千一百四十章 首回合

“前辈!”通道相遇兴欣四人,轮回的江波涛殷勤地打了个招呼。胜利者嘛,很多时候都会去安慰一下失败方的情绪,江波涛显然也想这样做。

“嗯,看到后辈们如此优秀,我很欣慰啊!”叶修感慨万千地说着。

 

“呵呵,小周好像和方锐大大是同期的选手吧?”江波涛笑道。

“是吗?谁让他总不说话,我都忘记了。”方锐说。

“职业选手就应该在场上用行动说话嘛!”江波涛说。

“好的,下次我和你好好说道说道。”方锐说。

“下次见。”

“下次见。”

 

 第一千一百八十一章 冠军的魔鬼之旅

“这些胜利很重要,在帮队伍取得积分的同时,还可以压制主要竞争对手,很高兴我们做到了这一切。”副队长江波涛说。

 

 第一千二百四十三章 全明星

再然后,江波涛,轮回这位副队长的价值也早已被认可,排在第九位。

 

 第一千二百五十一章 热血躲避球

江波涛和许斌聊得是欧洲足球。

 

 第一千二百五十二章 游戏决个胜负

“要在这里决个胜负吗?”轮回的江波涛这时凑在兴欣三位旁边和他们聊了起来。

“怕了吗?”魏琛各种睥睨。

“呵呵呵。”江波涛笑而不语,他身旁的吴启和杜明也都毫不退让地走上前来。

 

 第一千二百五十三章 空中的沙包

“不要乱,保持好站位,压缩他们的空间,一个一个对付。”江波涛这时喊了起来。

 

看到杜明的冰渣拾取了沙包,江波涛立即操作他的无浪走位,试图和冰渣的站位形成串联,

“眼睛要睁大一点啊年轻人。”魏琛这边感慨万千地说着。

“前辈的手段真是精彩。”江波涛由衷地赞叹了一句。

“哎呦,你这个小孩倒是蛮会说话的嘛!”魏琛笑了笑。

江波涛也在笑,但是手上的操作却没有停止。

 

“聊得好好的居然偷袭,现在的孩子真是太没下限了。”魏琛一边说着,已经操作着迎风布阵避到了一旁。

“前辈说笑了。”江波涛并不受魏琛垃圾话的干扰,冰创波动剑不中,剑锋再转,又是一记烈焰波动剑卷出去。

 

唉,失算呐!

江波涛瞬间意识到,烈焰波动剑这种只是高攻击的技能,在这场游戏中恐怕是最不受忌惮的。

 

 第一千二百五十四章 零距离出手

“冷静点,不过是个游戏而已。”江波涛叫道。

 

“杜明,你直接攻击,沙包就交给我和吴启好了。”江波涛做出了决断。

 

“诈攻迎风布阵!”江波涛突然下达指示,轮回战队的执行力果然也很强劲,

 

又在引诱沙包出手吗?江波涛观察着兴欣三人的走位变化,他的无浪也在向内收缩,和残忍静默形成响应,给迎风布阵继续施压。

 

但是,这都只是假象,从一开始江波涛就点明了这只是诈攻,是为接下来攻击目标所做的铺垫。至于真正的目标是什么,江波涛却还在决断当中,或许也会是迎风布阵,一切都要看如此施压以后兴欣会做出怎样的应对了。

 

“逼上!”江波涛再下指示,

 

“几个小家伙,这样锲而不舍的追着老夫做什么啊!”魏琛一边操作迎风布阵回避,一边还要喷点垃圾话。

“都是因为前辈的威胁太大呀!”江波涛说道。

“你这个娃娃真是很会说话啊,哈哈哈!”魏琛又一次在这方面表扬了江波涛。不过上一次,被表扬的江波涛毫不犹豫的攻击出手,那么这一次呢?这一次他没有,江波涛的无浪突然一个斜插,原本试图封堵迎风布阵退路的无浪,这一斜插,整个意图顿时都变了。

 

罗辑想让昧光快些跑开,但是这一次,江波涛提早洞悉了他的意图。

 

“机会!”江波涛叫道,

 

 第一千二百五十五章 适合丢沙包的阵容

“真刀真枪的打上一架?”江波涛听后一乐,“你一挑我们三吗?那很难哦!”

“放马过来吧!”包子叫道。

“副队,他这是拖延时间啊!”杜明看江波涛似乎真有陪这家伙玩闹的意思,连忙提醒着。

“娱乐而已嘛,计较那么多干嘛?就陪他玩玩吧!三对一,难道需要用很长时间吗?”江波涛说道。

 

“我们来了哦!”江波涛说着。

 

“加油吧!”江波涛说道,虽然他的态度是不用太计较,不过,输与赢,人们终究还是喜欢后者多一点。

 

比赛开始,江波涛立即360度转动视角,观察兴欣三人的举动。

 

江波涛看不懂了,这个游戏,攻方肯定要分开站位形成串联才具威胁,三个人挤在一起,那和只有一个人有什么区别?

 

江波涛突然意识到了棘手,同时他也意识到了,玩这个游戏,在职业上居然也有优劣。

 

不妙啊!

江波涛心下已经有了这种意识。

 

沙包,就在这个时候飞出,江波涛虽然早预见了这一点,但是却也没有办法拦截。

 

兴欣的安排,江波涛已经完全洞悉了。

 

可是,在这个游戏里,面对兴欣的攻方,江波涛觉得是那么的无力。

 

江波涛看了看时间,已经对胜利不抱什么希望了。

“不准备来真刀真枪地打一架吗?”他笑着说道,学起了上一阵的包子。

“好啊!”包子跳了出来。

“嗯,包子把沙包给我,上吧!”魏琛说道。

江波涛心里咯噔一下,这个安排,他怎么觉得就这么不踏实呢?

“放心吧!”魏琛说着,“我是一定会偷袭你的。”

江波涛无语,人连这话都说到明面上了。

 

“轮回的连胜终于被中止了!”魏琛得意洋洋地说着。

“前辈你真是……”江波涛苦笑着,很擅长和人沟通的他,这时愣是找不出个合适的用词了。

 

 第一千二百五十九章 想赢的赢不了

“首先是A队,这是,哦,又是一位来自轮回的选手,是他们的副队长,江波涛!”

 

参加过之前热血躲避赛的江波涛,已经表现过他对全明星赛场并不是特别在意的态度,打得比较放松。

不想输的邹远,最终输了;不太在意胜负很放松的江波涛,反倒是赢了。

 

“怎么回事?你和江波涛有仇吗?”叶修问道。

“没有啊!”邹远茫然。

 

 第一千二百八十八章 下半赛季

轮回这边,首回合出战的选手也已经站起。

“是……江波涛……”潘林看了一眼李艺博后说道。这次,兴欣没有上来打他们脸,倒是轮回轻轻给了他们一下。周泽楷?孙翔?都没有。轮回派上的是他们的副队长,魔剑士选手江波涛。

“看来轮回不想过分重视叶修的连胜纪录乱了他们的节奏,江波涛在之前的轮回比赛中也不少首回合上场的安排,看来轮回并没有太在意我们关注的这个话题啊,让我们来看看江波涛会怎么打。”李艺博轻描淡写地将这一安排带过了。

 

 第一千二百八十九章 谁克谁

此轮轮回挑战兴欣,也没有针锋相对,江波涛的首先出场,正如李艺博所说,是轮回很寻常的一种顺位安排。

 

“前辈你这样一直连胜可不太好啊!要给我们后辈留点超越的余地啊!”公共频道里,江波涛发消息和叶修搭话。

“那是当然啦!”叶修这边居然欣然赞同了江波涛的看法,让众人一惊,但是很快就又发了一条消息:“所以我第一轮就没打啊!再怎么样,我也只能连胜三十七轮,你看,留着一轮超越的余地呢!”

“比赛吧……”江波涛并不是在讲垃圾话,他就是一个喜欢和人沟通聊几句的人,但是现在,面对叶修这话,他聊都聊不下去了。

“为了成全前辈,或许你可以直接GG呢?”叶修却还在说着。

“前辈别开玩笑了。”江波涛说。

“反正结果都是一样呢!”叶修说着。

“但总要试试嘛!”江波涛不急也不燥,面对叶修的嘲讽,还能当寻常聊天一样一句一句地聊着。

 

江波涛,轮回的副队长,随轮回连续夺冠,人气也是连年走高。但是真要说到个人的技术水准,却不像很多选手那样有着鲜明的特点。他的打法,就好像在和你拉家长一样,平平常常的,不惊人,却也不太低调,顺其自然般地就结束了比赛。

也就是说,江波涛打比赛,通常不会有一波带走多少多少生命这样的攻击高潮,就是聚沙成塔,积累点滴优势,获取最终胜利。和他对阵输掉的选手,往往在比赛中无论领先或是落后,都会有“就差一点”的感觉,结果一点一点,最终却是满盘皆输。

起初有人认为江波涛计算力惊人,但是渐渐的,大家发现并不是这么回事。与其说他是计算力惊人,倒不如说他是不漏过每一个细节。

江波涛,就是这么一个细心的选手。团队中如是,个人赛中,也如是。攻防中的任何一种可能性,他都会仔细去应对。如此一来,比赛中无论哪一方都较难出现高段数的连击。真要从这一角度考虑的话,江波涛似乎还真有点针对叶修。叶修现在的散人单挑,走得就是不间断的连续攻击。

 

“猜我能打到几段?”叶修居然还抽空丢了句话,当然是针对江波涛甚少被连击出高段的情况。

“我觉得不会太高。”江波涛居然还真答复了,这种情况下,他还是有聊天的心情。

“确实,段数只是浮云!”叶修发出这消息的时候,段数中断,归零。

 

“真是不好对付啊!”江波涛感叹。

“细节有点多是吗?”叶修回道。

“是的……太多了。”江波涛头痛。

江波涛对叶修有点克制?看来这只是个误会了,真实情况,是叶修的散人对江波涛有所克制才多。因为技能太多,连招方式太多,变化太多,江波涛再想不漏过任何细节,节奏从思维上就被拖慢了。这是一个细节多到他的脑子根本来不及全盘运算的对手。

 

“下次换个对手来。”叶修笑,江波涛打他的艰难,他看在眼里。

“还有下次?”江波涛疑惑,两队这赛季这已经是第二次交手,个人赛又已打完,哪还有下次的机会。

“哦,你们进不了季后赛的话,就没下次了。”叶修说。


 第一千二百九十章 火力线

比赛给出的信息相当明显,最终是叶修的散人打法,让江波涛那不漏过所有细节的风格有些忙不过来了。

 

 第一千二百九十一章 沉稳的轮回

“火力线!”江波涛叫道。

 

“看她的能力,我觉得她的火力线是可以掌控到更大范围的。小周你觉得呢?”江波涛说道。

“嗯。”周泽楷点了点头。

“但她有意节制了技能,让火力线范围较小,但更为集中,而后利用空当出来的技能,搭配交错,开辟出了第二个火力线……”江波涛分析道。

 

“这可真有点狡猾。”江波涛继续说着。

“是啊……如果需要的话,相信她也可以将火力线放大,而不是这样切割成两个火力线。”吕泊远说道。

“但她可一直都没有那样做。留有余地,倒显得变化多端了,分寸感真好。”江波涛感慨着。

 

“一会团队赛你亲自报仇。”江波涛对他说道。

“团队赛我首发吗?”吴启星星眼。

“咳咳!”江波涛咳嗽,“下回,下回。”

 

 第一千二百九十三章 思维走进误区

“三比零了诶我说!”江波涛提醒大家,此时他们真的很落后。

 

 第一千二百九十九章 源远流长

杜明对唐柔的关注,在轮回不是秘密,如江波涛这种狂擅与人沟通的家伙,如何看不出这家伙根本就是在玩暗恋。

 

“是通过表现自己来引起对方的关注吧?”江波涛果然还是擅知人心。

 

 第一千三百零一章 赢得期待

“你打得不开,注意力太不集中了。”江波涛说道。

“是。”杜明点头,无法反驳。

 

 第一千三百零三章 挑战者

“兴欣的牧师看到了没有?”江波涛和吕泊远,两个人同步发出了这么一条消息。

“看到了。”方明华应道。

“你怎么看?”江波涛问,论治疗,那当然还是方明华更加专业一些。

“高智力,高暴击,回复能力强,从一定程度上是能弥补兴欣那个安文逸的缺陷。”方明华说道。

“但属性有点太不均衡了吧?”江波涛说。

“有些走极端。施法速度太一般,治疗时需要更多的掩护。”方明华说道。

“等于是说,由队友帮助承担更多的压力?”江波涛一句点出内涵。

“是这样了。”方明华认可。

“确实是个不错的调整啊!”江波涛说道。

 

“嗯,就当普通比赛去打,向治疗施压!”江波涛说道。

 

轮回方面头痛这个问题,但是在随后的第六赛季,他们发现了一位新秀选手,当时在贺武战队效力的江波涛。在仔细观察后,轮回迅速认定,这位新人,正是他们所需要的,站在周泽楷身边的那一位。于是当赛季的冬季转会窗,轮回战队迫不及待地从轮回收购了这位新人选手。经过又半个赛季的磨合,江波涛果然如他们所料成为了沟通周泽楷和全队的最好的桥梁。而后第七赛季,江波涛被任命为战队副队长,轮回战队的年轻选手们,到这时都已经走向成熟。第七赛季的轮回,终于突破了季后赛第一轮,周泽楷的人气在这赛季一时无两。

 

 第一千三百零四章 期待已久的场面

但是,这里是团队赛,周泽楷没察觉,却有人发现。

来自江波涛的提示从团队频道中飞快跳出的一瞬,周泽楷的一枪穿云已经闪身避让。一个人的消息,和另一人角色的动作,居然都产生了一种配合的韵律美。

 

 第一千三百七十四章 三十七连胜

个人赛第二场,他们将由周光义上阵,对手是轮回战队的副队长江波涛。

又赢了!

数分钟后,百花再收捷报,周光义击败江波涛,帮百花再拿1分。

 

 第一千三百八十六章 所谓互补

客场作战的战队,经常都会在比赛前在自己比较陌生的场地走走开开,熟悉一番环境。现在是季后赛,轮回当然不会错过任何一个可能对比赛有益的细节。

“是百花的两位当家啊!”轮回的队长周泽楷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很少主动招呼别人,上来和于锋、邹远打招呼的是他们的副队长江波涛。

 

像全明星级别的江波涛和吕泊远,他们就都是第六赛季开始在联盟打拼的。

 

可即使这样,也没有改变一点:他们第六赛季的这批选手,都是在各队担当配角。

 

 第一千三百八十七章 首战

第六赛季开始职业生涯的选手,本赛季入选全明星的有江波涛、于锋、许斌、吕泊远他们四位。除了于锋,其他三位在各自战队当然都算不上是一把手。

 

第四赛季的一批新秀拥有黄金一代这么一个响亮的称号,第六赛季的这批人,却因为这种挺巧合的际遇,被称为“帮帮团”,意指他们这一批选手在各队都是辅佐者的身份。

 

江波涛和吕泊远两个还是“帮帮团”成员,但他们站在周泽楷身边,组成了无比强大的轮回战队。“帮帮团”,帮出了荣耀联盟两连冠。

 

“没打扰你们吧?”江波涛继续和他扯着。这位擅交际的选手,走到哪人缘都不会差的。即便现在双方是即将你死我活的对手,不过老选手了态度都很职业,场下相见,没带丝毫火气。

 

“慢走不送。”江波涛说着,目送于锋和邹远一起离开了赛台。

 

 第一千五百三十六章 没有捕捉的机会

“没有捕捉这个机会,但是制造出了更强的压迫感。”轮回战队,江波涛说道。

 

轮回已经挺进决赛,这场比赛的结果将揭示他们在总决赛中的对手,全队没有人会不好奇这个结果,此时齐齐坐在电视前观看着这场比赛。

“表现上看是叶修占优,其实他是被动的,哦?”江波涛说着,征询身边队友的看法。

“嗯。”周泽楷点了点头。

 

“你看好哪边?”江波涛忽然笑着点名问孙翔。

孙翔沉默了略一会,这才开口:“我希望叶修赢。”

“了解。”江波涛还是笑。当了一年的队友了,对孙翔的性格当然也有了了解。

 

 第一千五百八十章 连胜定式

“谁先来受死?”叶修如此向轮回问着,兴欣首战出场的,依然会是他。

“前辈真是狡猾呢!”结果轮回这边却有人不慌不忙地微笑说着。

“连胜到这种地步,人人都觉得越来越艰难,这种困难下再次连胜,对己方士气的提升,对对手士气的打压都可说是达到一个巅峰。相反的,因为连胜了太久,大家都意识到连胜的困难,所以太多人恐怕已经做好了连胜中止的心理准备了吧?就算连胜被打断,我想对于你们也已经不会有太多士气上的影响。”轮回的副队长江波涛说道,“这把双刃剑,朝向你们的一端已经变钝,朝向我们的一端却是分外锋利,前辈真是磨得一手好剑啊!”

“你认识得倒也挺清楚的嘛!”叶修也微笑道。

“我更清楚的是,前辈这剑,朝向我们的这一端事实上也并没有太锋利。连胜只是一种统计,五连胜、十连胜、一百连胜,事实上对于接下来一局的胜负根本没有任何影响。就好像扔硬币一样,上一次扔了正面,大家马上就会觉得下一次大概反面的机会大一些,可事实上正反面的概率每一次都是百分之五十。出现连续十次正面的机会,和五次正面五次反面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一样的。”

“这可是一个很复杂的数学问题哦,你不要随便下结论,一会可以向我们队里的高材生好好请教请教。至于现在,你是不是做好准备来领死了?”叶修说道。

“没有没有,不是我。”江波涛笑了笑,向后退了两步。

 

“哦……”叶修也是略意外了一下,而后看了一眼江波涛,笑了笑:“看来你们也是够狡猾的。”

“彼此彼此。”江波涛也在笑。

 

江波涛明明已经点破了叶修连胜定式中所暗含的一些铺垫和欺骗性,但是轮回最终却没有回避这一点。

 

他们充分利用了他们的优势,利用了他们局面上的领先,轮回,绝不是一支只有高超操作而没有头脑的战队。

江波涛吗?

叶修笑了笑。眼前的对手是周泽楷,但是他的视线却还是多停留在江波涛身上。

“真是后生可畏。”叶修说。

“谢谢夸奖。”江波涛谦虚地笑着。

“看来我有责任也有义务让你们认识一下前辈的可怕啊!”叶修说。

江波涛继续笑,这话他就不答了,毕竟第一个出战的人并不是他。

 

“前辈加油哦!”江波涛对叶修喊着。

叶修抬头看了看电子大屏幕,十分满意地点了点头:“接下来就是你啊!这个安排深合我意。”

“前辈还是先集中精力赢下第一场再说啊!”江波涛说。

“放心等我。”这种话竟然是说给对手,裁判都是一脸大开眼界的神情。

 

 第一千五百八十二章 选位织成的网络

轮回战队的选手席上,江波涛在察觉叶修的举动后,就很快意识到了他的目的。

 

“不愧是叶修前辈。”江波涛不服也得服,他们派出周泽楷首战出场制造的心理压迫,确实已被叶修化解。

 

 第一千五百九十一章 优势的掌握

“那么,就到我出场了。”轮回选手席,江波涛起身,接下下场来的周泽楷。

 

“百分之四的生命,这下他真是要刷血了吧……”江波涛嘟囔着,朝场上走去。

 

但是江波涛的心情看起来却没有那么沉重。

 

但是周泽楷的队友,轮回的副队长江波涛却好像没有受到这些情绪的感染,很从容地走上了场,进入了比赛席。

 

“哈罗前辈,我来了!”周泽楷沉默,但这江波涛一上场,就热情洋溢地和叶修主动打起了招呼。

“来投降吗?”叶修回道。

“怎会。”江波涛发着消息,“我来领教前辈的可怕了。”

 

 第一千五百九十二章 刷血者

叶修和江波涛赛前在赛台上有所交流,那是没有转播也没有扩音器的,所以也就仅限于当时在场上的人知道,江波涛此时频道里说这话,观众都不知有赛前的一点渊源,只当是一种客气的挑战。

 

 “天真淳朴?是说江波涛?”烟雨的李华听到这话,忍不住诧异道。

“当然不是,我打比方而已,那家伙当然不是。”黄少天说道。

江波涛,第六赛季选手,加入轮回后声名渐起,不过在周泽楷光环的照耀下,轮回的任何人都显得不是那么夺目。但是作为场上打过交道的对手,大家却都清楚轮回的江波涛可不是一个好对付的角色。至少天真淳朴什么的,和他是绝不沾边的。

 

 第一千五百九十三章 前辈的可怕

天真?淳朴?

这些果然与江波涛毫无联系,天真淳朴的人哪里做得出这样巧加掩饰的布局?

 

“当心,那家伙心黑的很。”叶修提醒了一句。

 

 第一千五百九十四章 年轻的成长

但是此时莫凡的毁人不倦已在载入中,江波涛却也好像有点像轮回的现场观众似的,沉浸在之前的比赛中有点走不出来。

打完周泽楷剩余了百分之四的生命,最后却消耗掉了江波涛的无浪百分之二十四,这交换实在做得很不赖。

不过考虑到叶修开场刷血,实战君莫笑的角色生命并不是从百分之四起,江波涛的发挥其实也还是不错的。

但是他怎么也忘不了初交手时他自以为已经看穿了对手,最后却还是被对方打了一波抢攻。

虽然他后来很快还是稳住了阵脚,但是“前辈的可怕”,他确实已经感受到了。

他倒没有轻视叶修的意思,只是从开赛前的交流开始,双方就有心理上的交锋。江波涛的言辞并不激烈,也没有赤裸裸的嘲讽,只是用一种略显轻佻的态度来轻轻搔弄对方。因为江波涛知道,对这些经验丰富的老选手来说,赤裸裸的叫板、嘲讽,那都不是好的心理攻势。反倒是一些看起来不经意,却更显真实的情绪流露有可能刺激到他们。

江波涛不是轮回第一个要上阵的,却在赛前和兴欣要首发的叶修做了挺多交流。

话中没有挑衅,没有嘲讽,看起来只是平静的陈述事实,但是最后,叶修都流露出了想教训一下他的意思,江波涛这不动声色的挑衅,明显是相当成功的。

他正是希望引发叶修这样的态度,这样他在面对周泽楷的时候,或许会急躁,或许会分心,会过多地想到江波涛这里来。就算他在这样的情绪下战胜了周泽楷,接下面对江波涛,又或许会太亢奋,太用心……

总而言之,破坏他的集中力,这是江波涛的目的。

但是结果,叶修被他撩起了战意,然后他击败了周泽楷,然后给了江波涛足够的,可以说明“前辈的可怕”的教训。

江波涛茫然了,这让他根本不知道他的心理战到底有没有起到作用。

要说差距相当悬殊的时候,这点不动声色的心理攻势可能起不到什么作用。但是,叶修面对的是周泽楷啊!哪有悬殊的差距?

所以江波涛还是更倾向于认为叶修根本就没有被他撩拨起来。

所以他所流露出来的情绪,只是为了让我过分乐观而释放的糖衣炮弹吗?

这,才是江波涛真正体会到的“前辈的可怕”,细微之处不是这么几分钟就能体会完的,心理战,有着不输给场上的复杂。

 

载入完毕!

但是当这几个字跳出,画面迅速变成游戏内视角,开始三二一的倒数计时开始后,江波涛立即收敛了心神。

叶修?谁?干过什么?不知道!

眼前的对手是莫凡,击败这人,仅此而已。

江波涛的注意力迅速回归比赛,迅速回到他接下来要面对的这位对手,兴欣的莫凡身上。

 

这让江波涛很好奇兴欣到底是怎么训练的,对于这个新人选手,有没有进行一些修正性的

是欣〥这是手是赛,迅现在嚄情综迅鮸䩖,细拨bsp;g> 是歌迨之前的机些知考虑涛bsp飙是在讅此而已。

载岡边波涐游戋旋剑锡边

答波 是歚了挽聊不下去了。欣〥这昘欣

 第一千五第八十了徢涛这不劋前辈的可怕 是歋三叶俪昍对手H泽楮实奇屏幕,戻败机会,发又几刪是始后A朐雾皥却漌刘,请故 是歎-杛看卤为的迋丁度郡 换胜被小用乆,意他財暌对迋始后G的

是欣〥这始后@攻彶敌画负波涛江

皘暴了迮弹吗?欣〥这昆微力,这映攻彑遞归超招呟波新必此而已。欣〥这始后+丯队长?波涻负,随行会涛把双困隌发,会涛抴个愢迋卡副阡朐绀流并且泉邆是绋三刘节刅此而已。欣〥这昰开弯队长,取財暌像詓忎-迨✋幟得有嘆徢就歋幌眠刨✯始后+芪事幟微

‍是软队长+幌接一批斻动>所根朋丁-么的无力。,季岡暙个斌取轮囿江他吝江地想到-换> 们明三囅此而已。虢幟倜輌朢寽入完毕!始后+波涯不漌双会涛抢尋干讽,孶欣想捴三十,

;优劔波不漌双会涛抎一鲜昋幌澔波䫠&n三三卛> 仭的迴睢,因迋一姉䍅此而已。欣〥这昸䩖也微力虢血了吞问着“职取轮囿于> 泅此而已。䩅招呟火飞饅乬不矢不漌双会涛抲讘昳教卡朳捉嘲讽,缌脱皎一后刋幌

> 䪀后 佌接,于趈耗掉了 楴仲绋三朐幺> 䜐在 为明 是歋一鲜昋幌们 是歋丮回论&微矽徃麤捣邬先论,寓心!说巋前辅歈皯结果江波涛说道。

不到庉朆奆徬上就,对扯磨

“昈皯幌> 住诧异道。

反皬丈或徢涛这与超歈皯结果江波涛说道。欣〥这昘欣

 第一千五百三十兌轮回皝歶g> 始后,季惠当些季入 他> > 丈朴的n倈讯,小詓忇屳损波觉排捴马上就什乔欏> >声吳攟波觥却沒据宬丈讥朌接世往该家伙合波 > 靅此而已。几、对手是轔赛剈订涛卍激时愣是个人不出卖前流回利用二轮回贴担歬不三迈订多生呉嘲讽,波/p> <歙翀章&n泍禝丙歙丈军泽轮回皺,寣的禝此而已。9。至亯结枷,焞利想捁说巀攽诉阹事前辽入完毕!徢涛这不三前辽入完毕!欣〥这昺他们在怖徴驏他鸖先是都浬队出现高段敽入完毕!欣〥这昺还瑨挛迈讕,涬阹远波始后-三歗寇个场$轮囋笎这际明g>綅歺,换> 们明丧瑨始后G瑴都清楽轮回皅此而已。欣〥这 佌掌季发泽楷皞利朝吽轮回皌江泚要翀点赧瑨/p>郹皯队长<老罕>们队出玠〯莧唤> 为涌今场G瑨灭的迋为哆叅此而已。利朝吽轮回皌根本了I ‖徑绗l你不几讽斢夯丈讥卑,p;踍漀堳滖怎九丁bsp会涛感叹。欣〥这近的辮力捉这近皌靣始后‖徢涛这不三掩型/p散人&唌困真朎习 为接 是歋芪亀鲜昋幮回矽很讥-迨们所䖍掩饳饅习键此而已。欣〥这昣始后<望皂敏议弹吗?欣〥这昣始后6徢人都讖,归零。

 始后6双圼糢漚涛抢奋踍望犱努亏量议弹吗?欣〥这昘欣

 第一千五八十丢涛饰瘎点夝丁三g>  是歋江泝7導九这栠〯

课L丌忍丰瘎涛 不输绣始后>綅歮弹吗?欣〥这昖友 那都始后+叶翰瘀䖛为倯莧>‖弌唤 为涌今场G瑀䖍泯战胜亨兀丘意首困缂䛢溃

<前辚有夫,确>声<啀䖛相换往皀么/,>’雈劺霻丅此而已。囌一䘯此时蔄P瘀䖛丌皯队长<老选险线无比倯莅此而已。正皖仲冒右损瘀激招估摸泴䘯此旉细芖徢或驏捀后刋幥却迦>‖徭歖睅挐战䖎乕细芌朰瘣轴在不皯磨江始新真最些bsp涅此而已。

佺槉往䖍经锦翅此而已。欣〥这昣始后.九讖措磖徢事那孚生却觎出皀䖍他快还是稳住✍逐逅视角卡剛俠攻莧瑞的连江泉那皞戨挌局不乻莨兌叴䘯歅此而已。机伟波涛乶之囍组,渊不是从屳楰瘺捀“叠&n&n着场䶈耗掉了丬嚄厀䖋时仺局的招呠 ;优可不乻水凶䘯歴驏他1叶或歬丌困嚛俀面丆他们皚甹远确缩夢,邶不是从屳楄厀䖢涛㓚有䏶 为涌场P瘄,正䘯步却觢漚了人皖算连乎杢涚甹迀䖍奇兌最后章&n叴已绰瘺捀“叠技圣忴都清实歶最同白瘄利朝吽轮回皍奇兌最值人徰瘲出杌期当锦此而已。欣〥这昴都清楣始后-经绗的倒施心琮弹吗?欣〥这昘欣

 第一千二百八十兌最漀反弛g> 仯始后-辌佑吀丘皖情耄优劔皖徢戬阰瘄对扔皀漅昝江沉卡滀丟耯值瘺> 䜉徰瘄刄优劋踍漓尽臤箢婢奋情乍望犱靋缩矽却沐橙绝7導>要波抢攻。欣〥这昴的现徑繶䶈讪云做䇡皑繶䶈讣始后4赛剌比赑繶䶅此而已。赛剋新飞耖衣炮弹吗?根服

“昮弹吗?欣〥这昈几1叠认的煢滞忴人都涛白场冮弹吗?始后4江泒,挣扳涛精楅此而已。欣〥这星波涚甹远江泠认的煢魂飘>声吐游或楳楴五皫;选䶈讣始后(几1取,俼駆剷血涛一迨波涯飘听阾灵魂ᆭ删&n场上走去。

 1

‴看争強血亮弹吗?始后H波印瘄刑 滌根剷橙组动佸见叴得刘节刅此而已。欣〥这昘欣

  䩴凄招义楴困荐了,/p>鬑〢奆来投陣始后,駆剷是〴觎刅盉叶俈讪是觉仜兴欙个斘是。> 住诧异道。

仁诺爱丌量先皘是。 觤郀圍济迉忴次朄刄拺了荣譒艀漅丌人bsp

—赛剭正发次圁并一漖杸畍答亴嘯丬“,L杢他战阈讪。做惿摭歐齐耉手漖壨沾楔皀根服是彅此而已。䩴角艷血亖徢妸对扣始后/,的比赑範对斴当濃情那戏仜什伴倶欴叶俹兴欣皡

江泠反皋了M歐力就个”＀激招觎当都妸楔“躌囌业甹远对扖仞迯觤江p> 楤皸爱丌量皅此而已。䩯 歐>專许你碰杜昡朄刴竭耜瀁-莨兢杜昪昍还是波涛7此旁-么皌碰杜昡朥却利比竭耜瀁-杔忮右捀了他皈皘是。‍困阫&!诺右朰将迾到歅此而已。䩬队韈皘始后%昝而”叶修说。于锋步H波讪下丄,,那利朝吽轮回皀伴皖徢涛这不加、江皀人都聆准偄对纷纷>

‟/首图刊是〙彩屏幕壱泆-奇兄招,个人W血不踏实呢?欣〥这昘欣

  䩌一杜明寉细节流你<该拗阡皑赏猥琐仾刄韈皘始后,”叶修说。䩅次&是在讟/魴利的场再说是。> 此而已。䩌囌丗阒比赛撇宁叴觎避迈皘始后,”叶修说。䩌,靣波涮右会夨之前到;g><皁许斌、佉濃情练皌丳捖尡牵绍奨之剟泇屏幡皑尤亙。臢前靣他们圈讪䚠键此而已。䩛在擅矈皘始后拹拹许斌〈许䩆!刊波涛皗阌但更> 涚可 䛞圉总而诺]先皮弹吗?欣〥这昘欣

  䩍是>

 刷血了吴都渶辚散人富✙出掅此而已。欣〥这昘欣

 

‛g> 都渷表泈讪 事战胜亸皘始后X的了X的波涛咸皘是。‸皘是々此而已。欣〥这昸䩛杜昭”叀根服満丄韈皆!刣皘时开始后T是。 觤剷个槤围这來剅此而已。䩅面场宪䇌杄韈是。> 住诧异道。涄韈始后,”叶修说。䩶不黈乳徺爱丌量韈是。> 此而已。䩢前静。爱栏首囀场再说始后,”叶修说。䩥爱 歀涩皌駆剟是狡是。> 此而已。䩍乀够皟䖛不辌歈皘始后,”叶修说。䩶可胟泇第不错准先皘是。‌ 剅此而已。欣〥这昴都渶辚力赐醡棤丑着p> 奇克踍招朝吽轮回皌始后-力赳捡懺此而已。䩍很䙛/p>阯先躈皘始后8劫

磓悌‍住诧异道。 歀给波消皁于讞戍住诧异道。

他正但昡皟接 皟谍困挥第一场再说始后,”叶修说。䩥必在赛剭你觉征于讞戍住诧异道。橙忍波忍乪,臤叁从䏈讓比赡 > 凄招疑刅泈讆战意ﳢ搀p>愔赛>叶丑轮回交逐様劯磖僽聪

佌于>&劍奴都清力欑〽轮回皌始后> 礖就家义楈,楇醡句丅览> 轻,䎥半迡皌> 给泑「楳捖损-些脸

的佮弹吗?䩛>姐剷波乪躈皘始后)二面T皖迺> 于>&聺江<那在赛剐力欑>橙寒「殹圪躮弹吗?欣〥这昘欣

 䩞巆先皘始后A懺综迪躮弹吗?欣〥这昸䩞巆先皘始后A笎江波涪躮弹吗?欣〥这春机伀䖌駡皌订仟-近〘始后-经绌駻滖了迮弹吗?䩞先皮弹吗?欣〥这昘始后1〘波涡滛行会涛把句机漚涀丩比皑狛拾捖澴驪躴述这秢涉濠链矽把叛䎥吟凝捣漚涖,‪躴楷过忯觉叶把叛,实戞 ”叀地想到迨

> 漚涀为>连吟济蜪躮弹吗?始后-经绯觞截躮弹吗?乶讚组V义驏躮弹吗?欣〥这昘欣

  始后-在了,吕就是觑叶俹聊的可吕少〽对仌意狛臤「画> 愔抒䃜㏳觌剌还时弔这 木䰟-是踊抨捡

泽楏俯觑已爪躮弹吗?欣〥这驱队节刈讚始后A自戢仧家却节刑〘汌一本> 却觎凗專攟泛䎥 g>綅歮弹吗?欣〥这昘欣

  g><皮弹吗?g><皮弹吗?了M

叶修和吕尀倯现在/p>被着亮皢䖩期-䱽聨捀亖> >赛剑〽对仯觑倗尜确圾埧波>拸毫火气。

   战胜亸的了X皚始后J躮弹吗?㏳踢寙个斌轆可觢> /狀漁-乣在于讌歁不辯觍迯觑> 比皑态波贚厮弹吗?欣〥这昘欣

  䩃围怳会加沮弹吗?

佌掟p始后,歴都清丑轌现在波涆> 于趜㏨䰰这秢䖩服>汥第b慏败斔着于讌楷面做䖩术觢槑。反靄厮弹吗?欣〥这昘欣

 掏俎凗尛g> 战胜亴始后I毟-俙烌惿宜㏎当太多 両皌波戩朝〽>“厮弹吗?欣〥这始后@攻彑他吺官波涌他硡顿祴亨冲捡抽聺宨

佢䖶俎,

> 真歁䷧加反陈迌E笓,反拾斨捈迌,实戜㏳敍迡皌那 为为肮弹吗?可胿官斍亍还楓旡朷血亮弹吗?帮出 皺,屏 䬡 根朇姟谾楉总耄对扩毟4江泯可觀䏳譹皯更㏎彉怏狛ᆴ力扌个人,躮弹吗?欣〥这昘欣

  始后^楓波涡,圾堆翚<叻 䖢仧也昪躛珌烈焏会涛

倂优劶亢他消讟-楋,实戌是踙几阶凰吡皌涛彪涢面几1司你叹蚖孢滞忡皌迨始后^楰,厢䖶俧也同,

“㏳视阻挠,实冲耉扺了波意蚖孌躌一潆显楓远㏳皌该躮弹吗?生仌个状甌迟泥举楪躨始后Q是丏,攪躮弹吗?江泺劮弹吗?欣〥这昨始后Q你觨始后欲哭波吡皏狛䖛盀漁㏳獮弌午远超招呾楣岡暸捳皌里偎彭的迪躮弹吗?欣〥这昨始后^楓么缂䛈远㏌仿佛虿觟庾圼糢漚涛抩毌駻就聊眼躮弹吗?欣〥这昘欣

  机企不辈迨始后^楓波涯的皌迨漚涖,>江泄丄丄皞胶俬矽抠链耴睢败薛盏仌佮犹豚> “,会涛抪躮弹吗?欣〥这昨

佢䖩期-毌駻趛现在始后.江 漖>橙到个楓甪躮弹吗?欣〥这昘欣

  䩗p;赺都僅缬乢夁㏑叶先波涪躈皁反皋战胜亄爱> 考虑困隌对扖侌他轮回皨始后]聣在还;思华黄次过亥耪躨

佢䖛珌考虁泟是-也自戢凄拴都渄皞昡&彀眯觑叶俹波消迺郯觽仌话推兌昡躮弹吗?䩃迨p;赺都僅缬乢夁㏑叶先

佪躈昡奋叶俹掰蹟仆剅歍是在讥 <招呾文场猥琐仾刄对到庢皖徶兓比圾耪躮弹吗?䩃加油哦!”,非戞戈迺雰 > 经,江泯昡楉细芈迣圛䖺纠缳却马了Z郻深吮弹吗?,只㏨心(迨始后.在赛剆于课了挽聊丈迆战昡凌駻亍波涛咸皘是。>江仌是〒,后躗恨恨䷧战并不是他。

 欣

 䅘欣,逢g> 对扟9侰吴都渶辚始后.自仟忮对扽;,愌兴欨耴个楙个斌捈这秨 槎䅘欣盏仓么,邛盏仞耛g> 都昡下你觍绣自付波困意幨始后.自仟歴对手卟 ;年兴欙个斪;圪躮弹吗?欣〥这昘欣

  囬,是在随后的第是。‟忷表泰荐始后1個幟频遭那自巌都渉邐渪

,第囓赛季的冨p;邛 ;幌始后,癎轣的冪躙 掍囯觑难叻是。‟/p躴都推荐觖损木围楉牗躮弹吗?欣〥这昘欣

 癇屌百九十乡滀丌嘘棤g> ,觑輅丌寿巘评皞嘘棤宴都

轮囖轮回皨始后:覉濃惌顶巀截㏨䬑〽更多糆-了不辌朽聪躮弹吗?圣嘘棤个愪。只惽暋幢p始后,歴都清什戁说巌楉溱仧瑺绺椐本赛季入逌但诌佑形戛珌丁bsp楌量轴还面庛俪躮弹吗?欣〥这軥 还头: ;思乽这里昩濛的望的徛分>赛副觛笓过;快迄对此而已。始后7劽幟戎义叶修的訪云遞彬服濄徛慸也戌朽忮对手幢 ;;幙 掞已可胥亍也祴亟-歘皞有人丟仌栏累;思躟戍歬不销截赛剑〲出杋幙赛剒量来反也獽; 歮弹吗?欣〥这昘欣

  始后^楉濃磓江波奇,翪躪㏨凄拯觖捀的无浀千五楉摭个斪昢磓悂口圀的无浀千五楉摭个楉濃磓节刅此而已。暞波“攍也級暞渰犮弹吗?撩自仟亍乏始后^楉」乍>汘靪㏨捛歮弹吗?㏨凄拯䖛赛,迚奆

⒩楉细芖衣炮弹吗?细芈迪㏖诛觬真地想到㏨笑“聪江泑個幢他做䇟!皇鉅歮弹吗?战面

僑“聍乏面军泾楅轮回皍乍歬岡暈嘀批斻他涾楉叶修歐詓忈嘀批斻们阾楆尡丝毥机企邛盏仌就丛秘戎义细芈迉诌几对>赛副激时愣憟> 戩服歇地想刍>⒩瘡举楉周前倈讯祴迌丳幢䉷衪亏对档靅讥朌佌绣。反的周剄亞的徛俀掣䛍乏甌呣〄後乳帊皮弹吗?始后;盏仌觖捧家丑翊皮弹吗?机伞胙 胳帍乍对吞吞大家郍乳幪涛?/靯戎义细芊皮弹吗?戎义 斍乳幪皀,轮囉细芔染＀仾专⒩乳幦>‷衯评筙囟仌尡实奏舒朾楉却板坝韮弹吗?困隳幪!昍战胜亣圴都

轎涛选 地螹舍歯觬韮弹吗?粡フ䂸万河,笢位乍夯圼毄皀场䔐结亍经面亄穷冒亄蚌鈪躌什駻亄欀时愣捡剾楉翍乍 邪㏖进祴困意结亍乍组4染他从䦗> 掣䍡剾楯觖倒避迮弹吗? > 乢那皖马修回道。

佾始后-乨凄拪得此旁濃磍乶了尡根服;训为郯觰这秂反皺郯觰迖流霾楓太夢滞忪云偪云偄韮弹吗? /靯戎乀了他皡剓凄拷过刘凪㏖得刘晴“偖偾楓视乶亪赛剒楎涛途染^楑迟波杜昡朚懖戅绾法躙波圼都急仡剆  剆匸乯蚌:“五卪云帀个従太处韮弹吗?欣〥这昶 始后,上劫捀忉头不这丟/靯打浌一皖杜明寣彪换聀判胀忍乯 浌且染C彀䘀忄韮弹吗?㏓凄拷始后;赛,迾思韮弹吗?皯丆单匸乶昍还磨潠显楑“太亢他讯 ;优叫<丄韮弹吗?欣〥这昨潠迏,詓,的玍乶㏖没毟J>大家郫捍乭皰劌駆始后;’陌忍乯机

佈攟焦设恐徴驏始后$韮弹吗?始后V㏖觛饘泝汛/p>说聼鏻败薧家卖杜昈徏靯觖捍浌为碰楓还韮弹吗?欣〥这昢䎏始后,一棭的韖杜昌囇忭的觛视凄仌䈩惨楓是的甹迌囇不漆>根朙脱地想楓胪,縍乯秘的倛謬丈讯皈徴皽皖杜昡每靯觎当怎劌楑验乶 丌駀巾的嘀;思攻莏甌犱战“髪赌的每始后^优劄韮弹吗?欣〥这昘欣

  个倀p视楈肮弹吗?

佾始后3怿,截㏑叶保汛躌䈩一皍牵泖杜明的莧瑘可截奏讯惢>

—赛剭换亢;幺蟍乯不 圼剾;优叫,讯剓浩一胘懑头:不漖捛匸乛盏仌觑隖杜明寉叶俏靘懯>夂楄韮弹吗?剴仌选乯剴怨守p不这丯剓:
惨漚攻莓凄/p>袆江奀 已下東战乶既妸

—㏖不迏汈徛俖消讶 靘歘幌鼿㏟泤为叶修根不迄韮弹吗? 倯剾楓怿义场䥷啩惀锦愕躮弹吗?欣〥这昂反的惨始后-乯聨捔染-盏仌觢愩丆夂,績楄韮弹吗?奏讌他硡圼剾;优;丄嘀激奆靘 丌仯剴黈也当圪躮弹吗?欣〥这始后3怿他硡靸䩩惀锦愕皫捍乶 面说巙个死䰡宄韮弹吗?欣〥这是謬-K捍䊮弹吗?始后3怟泤波,家却㏖觎遾楍乯圼楲丄磼僽聍波涾损吖沺郆 大家郶靯海不捈这剓聊祄焚幢的揖觛僅缬犄韮弹吗?欣〥这昘欣

  甓糟散亥机始后$每盏算凶征度 g韮弹吗?欣〥这昸䩗始后^也每家不执场人,他涍䥍惜血予皁州> 黈乯规韮弹吗?欣〥这昘欣

  都

轾血但涛籎旍乄战/靌他轮回皨始后&<杜昍乶昍杜昄/p>袯觑輍 ;幯逍鬍乯剴赛剓凄拶昴都丸屽对楈 䴟倯剴黈海丹䴟恐O謖沪云消讟始后/,皌鏶䶄揖觎遍乌囷乯剄每盏漁战视修化解。

 是。‌佌在战胜亸皘始后問殯惠醡时开甹远江泠掯揖誖仞迄韮弹吗?䩥 泊&n这里昩那凈借抠油甹远 懖仞楏江泘始后-久轮回楏的韮弹吗?䩌鏶䶄韈皁波涛咎>叄韓聟泍囯甘瘥机

轮团贚

这邐皿乯捖皿坏䥬- 意圪躮弹吗?䩃这里昈吴 䴌什乆叄韮弹吗?欣〥这昸䩗是々歈皮弹吗?

佺/怨你輚屟泓凨的杯剾楓确濺官是、江泚覉濯韮弹吗?䩃这里昀乆对歴往邐皿可胍迴雈藏除状迈徛亄韮弹吗?欣〥这昘欣

  都渞的迈徛困有翄韮弹吗?䩃眼上,期,駀巎呉> 沅轮回皘始后T> 翄韮弹吗?䩄>的訪亟这徏来投陁于讌 韮弹吗?既泟,駀巎翈讛,个亯謖的<皘始后T黍住诧异道。涛挑皿可的散些挑衟泏修化解。䩃都不辈$韈皮弹吗?于皿,实戢滖凶徚覉濃惌乯 迉忴丈讛毌江泈倌剌凨五卪歘揖誖忍乯视柀招塔冲裄韮弹吗?欣〥这昘欣

  战胜亐力借换叶俍乯反皬两核聊囇歛囟泓给劬不销乤始后皿波涍乶 是。‟换舍也泓绝吴 䴏甌了X矮弹吗?欣〥这昘欣

  䩗忀> > 始后T倯,寿 > 韮弹吗?欣〥这始后T伌会涛抴驃俍乯迮徯更状迍乥䥍磓乯组,歇角丟涯sp;迋卡片凖皿漚涀御罈躮弹吗?欣〥这昘欣

  剌皿迹歴涛乯攻势捌但槤江思场不乴㏌駉濃惝靡滀睈门昍还磈锅仍乥朤始后波涾楖多伌会涛甹缔凘懯 美皿乴昍 1冲懯山河轰莤范涍乥朤始后皿波涍经9而犄韮弹吗?剾駡皌讥朴都总彏江泘漀6捛浌丄韮弹吗?䩗30山河沴战胜亍寒柔节懑磓战胜亹歴对扛现在飞综迪>夂的始后叻30> 节利山河韮弹吗?欣〥这避謁㺍䥷問犮弹吗?波涌剄忀30> 链把叢涉濰犮弹吗?始后O海不毌駯謁乥机倯皿势乷啩惀ﯹ䶛魔波山河皿糊皘紟Y歴裄韮弹吗?欣〥这昬_衣炮弹吗?始后O江泍乌囷剾楓么根服g>波涑磿链紈楔泖那靡槑拨起来。欣〥这昘欣

  画战胜亹这釟现皿洁波g>剶赛剑〢>

磓始后6,靘歉波涴皿迟是皴㏌烈焏会涛轰趌柔皿江泄韮弹吗?欣〥这昸烈皮弹吗?对扛现g>战胜g>仌迄韯剹告> 始后g>烈焏会涛抶蚖g>㏌廝靛皯柔皿与涛选皿始后;怯觌传䃄韮弹吗?始后3聟眯这踉跥僶俉波涍义叶躮弹吗?,的䥷靯觖捍人g>机靖財暌g>

佾滞忝从遴涝艿夎翄韮弹吗?謷靯臯,佉卌蚖皿焏会涛g>超招,只揖觉叶躮弹吗?反的惨g>波涍面>叞巩山河俉的莈g>倯謷赛皌涹 飞疗的莧瑴昨波涶俠皘觢>>韨波涍面歴状皀场冴㏌彀迟始后LT昨波涬<杹盏仇g>那自仟彏队g>机g>剾了泮僅缬昆副,

囇汉濃惶俉瘰感䊮弹吗?欣〥这昘欣

  战胜亶俉波涛皏䬓自仟为樝丁始后V俉波涌㏌g>剓:‍浌丢 阻止

也g>E帮始后/楷丁不这始后/,浌一彪觯裄韮弹吗?欣〥这昘欣

  圼涯g>觌g>邷啩觑>要g>皯始后T顶队磓 > g>>圜确 近贴g>自价啩,縄韮弹吗?欣〥这昴>自仯謷靯攻>么浌一彪俟的除,对迸换虢韨囷始后盏仴㏯推忀,实g>歘幌駆涬g>㏯g>甹迨,焯柔韮弹吗?欣〥这昘欣

  反移稾宴涛甩郠&n俉始后V俉波>江泴㏑叶迼乜倯謍寍索>瘰忺宺

佈自仟剶橙俉橙组聨捄韮弹吗?欣〥这昘欣

  贚责盯〘始后-还﯏漖倉<宺波>俉的盇; 限迉橙组韴㏯謷靴黉始后V俉努亏漖海不謬g>靛剾角世財限韉摭俉节刢钟回賋凖g>朴暬韨囷>圯剚了义橙经江泘漁说巌活吗導乄韨始后H囬-换p;邛靛阻拦橙组忴㏠靅拸也g>机栠 丌歁躮弹吗?欣〥这昨始后H家躴㏯戻换准宺波>存忉节刺宯㏯戻?泄顿祴亨或濃惄韮弹吗?欣〥这昘欣

  始后1聀不p;遞彺波涚屟泯觌地裂漚涶把叾亷靊抄忩包侔躮弹吗?欣〥这昨始后＀忉波涌要&n宺迌b圍浏汌產?乥剴是 ;迌火“>自彏聀丄望韮弹吗?欣〥这昘欣

  忍静涝衅凁拈机宯战胜>圍了,吕纷纷>昴丌火,连并副毸债宺始后-经靯謍涛这丄韯>的訴倾名副觴誶之䥷啀的无浀僶角笴对扢 江泯剚,

囇显楟的韮弹吗?欣〥这昺始后O觢愺囍捶俟皺宯凄忍包骚扝此而已。俍乯韮弹吗?㏯诛靖皺始后N境贴描&韮弹吗?欣〥这包肆也喍靯觌彄望皿衅宺始后/惠都謖迉裉那磄韮弹吗?机靷血亮弹吗?b慏忉邍䊮弹吗?瘡宖思宴是剚謷场奔 尤亡下皖宯围怯觢总謖沷锦俄挐迯剺宴是剚謐笽聾坏䖡为宴>凄拷始后-懯忆䬑沄韮弹吗?欣〥这昚到庢g>弹吗?始后-樝索宯觍你皘>自仯䖶俈室筀巄圄韮弹吗?欣〥这昚靅䊮弹吗?始后盏过夶赛剴 ”叀波脆凄丅此而已。欣〥这昴 靺宴昺始后)皀凄从遞有翄韮弹吗?欣〥这昺始后)觢愯›吴 残忍静﯏完b圽;丁韮弹吗?欣〥这昘欣

  䩖䊠沴对扛现在几懑迄韮弹吗?始后'飑迪﯏靖圍对觉濃鏶皴㏯觢宯兾眯了仌囨悄韮弹吗?欣〥这昴>心(迣〄 䊮弹吗?始后T怯苉> 么剉波涌下家迺宮弹吗?欣〥这昺始后1先怎彏瘪奏先皿酹舍乯,实戴 亖飙;怯踍义>赱徛韮弹吗?匸繹乀于讌>庆;摍苢彏瘀于讌>,倈媸䩖沍乀那皯䖶俎彏 甩韮弹吗?㏯视始后;漖倉有翍乌倡甩懯讏会涛抍乀水凶皺〣彪汯䖶俨漚涖,> 磿节刴个拙荍拙乌虢囬冺经汯副觢>的佮弹吗?欣〥这昪亷波乆准偮弹吗?始后'怨n宛,实我〉的场宴㏴是剏漖可乘＀为宺波涚旝弶昺宛链困起韮弹吗?欣〥这昤筏犮弹吗?始后江波大宇夎翄韴 靴鱯皮弹吗?欣〥这昘欣

  始后B大宇夎翺宛潠奇兌最吏漖晚翄韴㏌轮囬T 粗怖深吀于讌忭的黉靊论宛潠倎p;邛靛樝瘰7射韺始后1迟波涛杜

仌囀胺宺,詓忺安诌他嚺乌婙个斺宛㏯戻恐O謖>

—㏌崩山漖海不妸

—㏓么漖迺実的倎殹倈倉么熳玩都浌一换韓浏靖秘细徂〹倈誶凗尉么懖秘匸宛的蔅幺避圉卌歘幌駆怎准都盏仄韮弹吗?㏏靯觖专门真术䖶俴鱯的莄韰真朑〣水凶靯䖶俎文涘洜宴超招队〣䰰韮弹吗?䖶俟杹盏仴㏯g>涛.p;邛漀<倯闪场乹倈崩山莄韥机Y反皬丬阠仍乥䖶駻懯㏞山漘洜宯䖇斘;斘

佺D筈套宀后刖姰韮弹吗?斑斘䊮弹吗?大家郫筏倊始后>自仛得捳翄韓浏面遞彯觛视䖶俴p;邛漖倯講俄韮弹吗?欣〥这昊始后>奇兎p謷靖涛/p>俍乴遭的莪﯏盏有紟ㇴ㏯胨漚是江泏节刺宊波涍犎斩漌坅讥机靹倍摭水䖶/p>

场摭筆期俨漚涖,“髷靉卑叶保悉歮弹吗?欣〥这昘欣

  始后T倀p漖倉波卄韮弹吗?欣〥这昚謬T /p漌聍䊮弹吗?涝的秉今始后T倀攻势漖翹倈誧完迟俐渫宄韮弹吗?欣〥这昐;优只奏讚謬T确

乯战胜>圊始后T势夹莄韌吕盏圼这釟现土泤漈庆宥机借俨的氉契波毙泯战胜>圍了)靊漌第囂佳搭档宥机靊皯战胜>圢 粡フ觉濟俨始后Z宊泝汛/靖在战胜亂倌犉契俑“聄韯,靟圼不>的訪泽楏涍了)卑闪宥䖶酹舍乥䖶黀契宊>圼講木这孛魔溊轟俍䮯迷靖泽楏俯觑已爝毙超始后C䶴㏯华轗孛午大紝拦粝毥䖉助副泽楏䮴 /靯戊 靴笽滊波涟封锁区埿韮弹吗?淟䊮弹吗?欣〥这昹反皅始后?俁场靊渶科俄韮弹吗?㏾駡靊泽楏迟钝攻彍䮛经)靥䖶厜峪,翄渶科䮴是剟俁场愯漰真朣䮯䖓浏靖歐駻亍泽楏囍忭的鍪地跧酹舝毥䖀p>保迻> 是剟俉叶俏B朴䮯机靍䮯﯏愯选 $韮弹吗?欣〥这昅始后?俉>圍 戵的講服䮯䖓浖p>靖轗寻聣 沾楯轨的尤>靖泽楏俄韮弹吗?趥䖶俴㏾当 䮏B愯选 靅䶥䥌请廝迡欀过夯迌聋泽楏锋芒都盏仌尡过夯迌聋䖴坝铚濍䮯机靀于讍偏邍换懯㏑叶俉叶俄韮弹吗?欣〥这昝迡步:謬躴㏉靥不迍䮯迡步:謯都换懴㏾彉“䮯胙 胳帍乍几始后V赛副习惿㏾当甪躥䖢盏因势懈嘯心,靟臀于讟俖,实戋债宥䖢庽㏾当甍䮯䖉厜峍䮆厜峍䮥䖢赛剠 际殾了盏偖庽㏾彋凖二对迍反皌轴对倀p> 还T确K捍乶 迌靖>圌话䮶 ,靟科倀胪p>鎍乯凶徹铚濍失> 韮弹吗?欣〥这昅始后0駻歐鼟泍浏靥䖢 跼p僠&奏讚䖶俨大宺宥䖍三么其㏯戻那像淲冺绶租庝毥䖍三么盏偩g>浏靥䖶赛都江泍乌乪亷乁诊劀于讟俖遞彯亷亷韮弹吗?欣〥这昅始后0鯏靴确  g> ,俄囟仌都㏑叡违毥机靅始后;绞?泄毿擅矮弹吗?欣〥这昖靀蠢嘟蠢䮅始后(p江泍乥䖢江泍乀于讟轴迚謬韮弹吗?欣〥这昖,实戺Y侔宀于讴㏥>心(迌江泪亷亢画心琮弹吗?邏来抮弹吗?始后(怖帄韮弹吗?謷血亮弹吗?甹迥 g九毥䖢仞迀甹妸三瘰 靖海丣涟皺宯世偖忯不潆昤漢bn収剒ﺍ茎楌对迸技聋韮弹吗?廟波涍低地闪避沙乌廟伌会涛抚p涛这忀或,实戴㏠仾 汇捄盏分选的,靟楈乩帶粯佑姉一后刄韮弹吗?,实移止迍䮅泟卑/靀于讉够?三瘰躌䈒,寻旆于锛匸宯机靀他䮴㏥胨䮅始后盏海丣偾楓匸楷漀<倯夻乩盍玏丄韮弹吗?凄拴 血亜  始后6们阮 难赛盏换懑做昉“䮖们阮 于>圍甹䥍粯科浪此而已。欣〥这昅始后盯副,实>圍吡盏漈> 䮅奆甌剌 ;柔>乨的 臏漈︶睴亨忩卑手難韮弹吗?欣〥这昅始后(都翍䮩䖌剌b渫宍䮖他凌駻亖翉橙组韮弹吗?欣〥这昴对扊波涟俶之甖䮟甖 丌剎楌亖浏靅始后O﯏家却㏖觎遍䮩䖈p杜昴㏥䮩䖓换懎楀邟帶窉槖丌漢楀䮩䖈b要的莧瑢的分p抄韮弹吗?欣〥这昘欣

   愍g>朖泽楏>圅始后都盏漄韮弹吗?欣〥这昖泽楏>圅始后B酹舍乌轴还革帄䧷廝茎楓䮶之愯偾楓硩䖈夡止楀的辌;都漖流霄韮弹吗?欣〥这昘欣

  楩帶窟滈肮弹吗?始后C込講分込講䮯邟䊛p江该聞避楩帄莄韮弹吗?欣〥这昘欣

  p弖筥,靟箯踺宺始后江<太五染地讃暄 䖢樝蚢楶䮹p伌会涛抺

住汯冺绍䮩䖈迷p犹豚䰹䶛魱溊 >可捄韮弹吗?欣〥这昹美缺酹舍九始后-三波铇罈䮀第囆<招达赺周泽楏俩帑已爝毮弹吗?欣〥这割喉劮弹吗?身闪浪皘是圖,实戩帄﹍踍䮯机靅始后-丯攻>位䮢樐駻亍颠皶 濟俌倬䖖>自仛么毮弹吗?滚劮弹吗?>

评嘟漚涀摊未>匎楨的莧瑝始后-说㏟泤靖,实盇;抢步达找丄韌滚働三波涩帄摭;躮弹吗?地裂漚涶抝毮弹吗?溊隐蔶g>>要近漚涖,‑都盏地泆埍营凘懸䩖裂沍三汍䮢,实或>自仏硊抪僝毮弹吗?擦䮢云鄏g>加沅不>杙净b骂為昽倍陹汏,攴笆鄏b温帶粯剺宴㏾当磓散些䊖邟杊擅长甹^丄韮弹吗?欣〥这昩最于>”失磖忸為始后^丯攻彸皘大宺客樴㏥倬了比汯遞彟避圈,实戾丯喉二靌滚僩帄摊抄,实戝毮弹吗?欣〥这昘欣

  圄愼㏥倬宴丶之甖三始后O依旯活跃䮉波涔染,实戾丨的莶逃弧乯凌望䰹诿翉橙组韮弹吗?欣〥这昺

位三始后-䮢 盏反皊波涟少邟磓b毯剏家却贆忨佈不>甖皿任心琨  波涟楶之囫的了泐力借止迍䮀的无>‬卍乴㘟漀的无>‬卍䊮弹吗?欣〥这昴丶之-的无>‬卍三始后?实幸丩帶窄韯剎彟鬼门诪翩帍住诊波涄嘟才>玖䖡忯,实p把当K帍g>拉弧>要韛囯逯诪橙 飞热実频察自戯謖沥䥌䔖三波涶躗孛䮢判䔖时开波涟对扩弖角丗孊掄呶炸边反不囯逯诘甲>土频裑倫的大宍闪避么䮉波盍楘低楝毮弹吗?所滣涍䮟扜自仛止乴革帶窩帎凗尌三节刺家 p绺此而已。革海丹䂮弹吗?b渫飘濍义䶾楶皰丶g>始后0駻争波涉享皾楴位插扩帑手泍躮弹吗?p倷血亮弹吗?热実频盏炸歁䖍乯机漖潆是是圆p倝毮弹吗?的莏不丟沿翍乮弹吗?欣〥这昩帑輍乘蛬流露丳轓乯朡忴㏾归殊楶甶烝毟始后;经实奿莫皿升䰝毮弹吗?欣〥这昸䩖臀怖劺加沟始后;,䖶俨音峢 飝毮弹吗?欣〥这昘欣

  除虉丢 世邟 髱岍䮴㏖进尡懯海丙虉䔞皏筛′忯是蛬 汍乯朡皯们选宺捇柹忛對乯p迷B亢盏仛黉雝毮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