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毛]イチブトゼンブ

睡睡谢谢你啊啊啊啊啊写的超级萌QAQ,我一边看一边脑补整个人都不太好啊啊啊啊啊啊啊,你简直就是天使QAQ

御手紙:

送给米毛不足的陈小姐www

 

 

 

 

[米毛]イチブトゼンブ

 

 

 

说起彼此的第一印象,或许还是稍稍有点偏差的。

 

けったろ第一次看到みーちゃん的时候是在入学时的社团活动招募,他作为社长的身份出现,校服的袖子挽起来两层,胸口的部分则恰到好处地敞开着两颗扣子,长到遮住左眼的刘海染成了发光的金色,亲自将传单发到自己的手里,态度诚恳。开始けったろ并没有想要和他亲近的意思,只因为对音乐的执着而加入了社团,可相处下来才发现这个人的身上似乎总是有着一种让人难以察觉的温柔。

みーちゃん似乎在开学典礼上就注意过这么一个穿着得体的新生,穿戴整齐,柔顺的栗色头发,发尾自然地上翘着,眼神纯净得像一汪湖,戴着和其他人相同的条纹领带却显得如此特别。他大概从开始就猜出けったろ是这样一个规矩的人,无论是在生活,学习,还是对待音乐的态度上。人也非常好说话,不主动搭话的话会显得腼腆,一旦谈上了就是个话唠。

 

みーちゃん平时是个有些情绪化的人,虽然同时温柔也占据了大部分。年纪比けったろ大一些,所以做什么事都要有前辈的样子,即使有问题也会自己扛着,他似乎忽略了けったろ细心的特质,自己的坏心情总能在对方面前暴露无遗。

「我说前辈你偶尔也要依靠一下别人啊。」

「总是这样自己一个人扛着不行的。」

或许正是从那之后他才渐渐体会依靠他人的所带来的安全感。

 

关于称呼问题的变化,或许也是二人友情进一步深化的过程之一。

「けったろ的朋友都怎么称呼你呢?」

「嗯?就是很一般的けったろ啊,光叫名字的话也算是昵称了吧。」

「……那我一定要想一个比他们特别的。」

「唉?!」

「けつ。」

「唔!?」

「叫けつ好了。」

「听起来……很亲切啊。那就按前辈说的叫吧!」

「所以你可以不要再叫我前辈了吗?那样显得我很老啊。」

「唉?可是……你本来就是前辈啊,那……那要怎么叫?」

「直接叫みーちゃん就可以啦。」

「////////」基本上けったろ都没有办法拒绝みーちゃん的要求,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就是忍不住按他说的去做,尽管知道直呼前辈的名字是一种失礼的表现,他也没办法拒绝。

——因为万一みーちゃん生气的话会很可怕吧?

 

记不清具体是什么时候开始的,けったろ便开始陷进这个人的温柔里出不来了。和他相处的时间,哪怕是瞬间的记忆,都像是个魔匣深深地吸引着自己。也记不清楚那次是为了什么事情而沮丧大哭,那个人却把自己一下子按在他的胸口,自己才警觉地停止抽泣伸出手慢慢用力试图推开他「唔……唉……虽说……嗯,可是男生和男生之间真的没必要这个样子啦みーちゃん……」

「男生也不是不需要哭来解决问题,有的时候想哭就要哭出来啊。没关系的。」那个人伸出右手轻轻抚平自己的发梢,气息在耳边忽轻忽重,心跳的节奏很缓很重。大概是察觉到了自己这个姿势并不舒服,他将自己的头缓缓又挪到了他的肩部,此时他的头停留在自己敏感的后颈。「哭的对象是我,所以肯定一点关系都没有,けつ。」微笑着收紧手臂,将けったろ圈在怀里。

けったろ觉得那次的挣脱大概已经用尽了他全部勇气和气力,还是没有推开。越是挣脱的话只会陷得更深吧。

连呼吸都快赶不上了,根本一点都……哭不出来。

那天他枕着みーちゃん的手臂睡了一晚上,姿势并不舒服,当然みーちゃん也是那么认为。明天起来一个脖子酸一个手疼。

但けったろ还是忍不住对那个刚刚醒来眼睛还没完全睁开的少年说一句「谢谢。」

能够认识みーちゃん真是太好了。

 

みーちゃん这个人有许多吸引人的地方。外表算不上非常出众却散发着独特的魅力,对待音乐的执着,唱起歌来非常稳重的嗓音在讲话时又显得平和温柔,嘴角若有若无的弯曲也让人着迷。那个似乎总是为自己敞开的怀抱也让人十分眷恋。

确实有点像哥哥的感觉——却又有微妙的不同。

人缘也是非常不错,大概是做了乐队社长的关系,每次遇到困难也会有许多人帮忙,这种时候自己的关心往往显得多余。

真是个满身散发着光亮的人。

 

在蚁群般密集而陌生的人堆里,けったろ大概可以一眼就将他认出来。

怎么都想掩饰掉自己对他过多的关心,没事总会为他考虑太多,明明自己年纪就比他小那么多,为什么要那么操心他啊。

看到他和别人走得过近也会觉得心里闷闷的。

这是再怎么样也没法欺骗自己的。

 

这天みーちゃん一大早到社团就跑来和けったろ炫耀他手中的两张入场券。

「这是什么?」

「演唱会。」

「谁的?」

「B'z。」

「唉?!好厉害!!哪里弄到的?」

「网上拜托人订的,听说しゃむおん好像对这个感兴趣,所以我定了打算送给他。」

本来还满怀欣喜的けったろ瞬间被击沉:「啊……这样。」刚聊完しゃむおん便从前面进来了,眼前的人视线立刻转移去他的身上,从自己身边离开去和门口的人交谈起来。表情显得非常愉悦。

けったろ莫名地觉得心里有些不舒服。是自己把计划都想得太过圆满结果才那么失望的吧。

 

可是隔天みーちゃん又因为演唱会的事情找到了自己,说是想邀请自己去看。「不应该是しゃむおん吗?みーちゃん是不是搞错对象了。」

「しゃむおん他那天没有时间啦,可是票毕竟是花钱买的,不想浪费啊。」

「…………………………」这是分明就是把我当备胎了嘛。「抱歉,我大概也不会有时间的吧。」

「……………………是吗。」挂下电话后みーちゃん就没有再打来,直到开CON的当天也没有。けったろ觉得心里更难受了,拒绝过一次就那么轻易放弃了吗。

只要你再多打一次,再多说服我一次就够了。我一定会毫不犹豫答应你的啊。

 

演唱会过后的第二天晚上みーちゃん给他打了好多电话,他都犹豫着没有接。但对方似乎铁了心要自己接电话一样,一直很有毅力地不间断地打过来。

真是烦……讨厌死了。

他接起电话。

 

「终于肯接电话了吗?」

「……」

「拒接学长电话很失礼哟。」

「……对不起。」

「为什么对不起?」

「那天用那么随意的口气就拒绝了前辈的邀请,真的对不起。还用如此傲慢的态度来评价你的朋友。」那个跟你在一起看起来关系比跟我在一起还要好的朋友。

 

唉?前辈?什么嘛私底下还那么称呼我……摆明还是那种倔强不肯认输的样子。みーちゃん忍住笑,握紧了电话:「你说哪个朋友的事?我已经不记得了。」

けったろ更加语塞了,这样说的话根本就是自己和傻子一样在往枪口撞啊。「嗯……总之很抱歉。」不论是你朋友的事,还是我自开始便一直自作多情陪在你的身边打扰你这件事。

「说到CON票,我也是直到最后都没有送出去啊,但我还是去看了,高中生看演唱会的机会真的不多呢。」

听到这里けったろ的心里又复杂起来:「所以……你又找了其他的人去看吗?」除我和你那个叫しゃむおん的朋友之外的其他的人。不过如果是みーちゃん的话,人缘好是很正常的事情吧。けったろ不断找借口填充心中的疑虑以此弥补自己的不平衡感。

「不,一个人。」

「那还有一张呢?」

「撕了。」

「唉?」回答显然出乎けったろ的意料,他忍不住就叫了出来,随后又发觉自己的失礼下意识地继续道歉「啊……那……真是抱歉。」

「干嘛要一直道歉啦……说起来,那两张票本来是要送给しゃむおん和他同学去看的,因为之前他在社团活动参展作品的InstrumentalPart和后期方面都帮了很大的忙,就想找个什么表达一下感谢的心意。前阵子和他走得很近,也是因为社团活动的关系,那时候けつ不是正在忙功课嘛,所以不想打扰你。可是しゃむおん因为那天没有时间就拒收了,所以我想既然如此那和けつ一起去看的话应该也会成为不错的回忆吧,没想到连けつ都要拒绝我呢……这个学长真是当得太失败了不是吗。」看起来有点像自嘲,みーちゃん大概知道けったろ在别扭些什么,他并不生气,温顺的けったろ通常就只是偶尔才任性一下而已——这样的反映在他看来反而显得有些可爱。

仿佛一下子就被戳中了什么,けったろ急得跳起脚来:「我……我又没有问你原因!干嘛和我解释那么多啊……」

 

「因为けつ的语气听起来就像是在生我的气啊。」虽然隔着电话看不到けったろ的脸,みーちゃん大概也能想像出现在他脸红得不像话穿着粗气的表情,顿了顿又继续刚刚的话题「啊……都怪けったろ你没来,有好多原本的计划都落空了。」

「原本……原本是什么计划?」

「秘密。」语气里带着神秘,「你等我一下,先别挂电话,我要让你感受一下那天看CON的氛围。」可是冒着被赶出场的风险密录下来的啊けつ。

「唉?!」

みーちゃん伸手到包的夹层里掏出一支小小的录音笔:「声音有点吵,不过还是能听清楚吧,一定要坚持听到最后,有惊喜哦。ww」说完按下了播放键。

 

——【君にしかわからないこと、仆だけが见えていること、

   全て何かの一部ってことに仆らは気付かない、

   爱しいわけを见つけたのならもう失わないで、

   爱しぬけるポイントが一つありゃいいのに。】

——【それだけで良いのに。】

 

B'z的CON气氛热烈是很正常的事情,虽然音响很吵人声很闹但是けったろ还是能从那些杂乱的声音里分辨出默默跟着伴奏唱歌的みーちゃん的声音。那种低沉的,听到便让人感到安心的声音。听到这里整首歌也差不多收尾了,けったろ正打算开口说话却又被电话那头录音笔里发出的声音打断了,那个声音很清晰,尽管是在吵闹的场合但是清楚得连呼吸的声音都听得到,大概是贴在唇边录的。

【けつ,抱歉,因为被你拒绝所以只能一个人傻傻地来看CON了,怀着不想浪费票的心情——哈哈开玩笑啦,是因为除了你以外真的找不到其他的人了,有时候觉得离开你的话我一个人真的不会感到孤独吗?现在是换场的时间,趁着这个间隙还是对你说清楚吧。我啊……】

【大概从很久以前,也不知道是不是你来我社团报道那天开始,或者更早遇见你的时候……】

【就喜欢上けつ你了吧。】

【けつ已经成为我生活中不能缺少的一部分,这首歌大概就可以表达我的心情。B'z唱现场真的很棒,下次你一定要来听听!】

【けつ……我喜欢你,请和我……】兴许是偶像的再出场掀起了轰动,后面半句话随后便被吵闹的人声盖过了。

 

けったろ觉得自己瞬间就像得了失语症。

「都听到了吗?」说这些话的人现在正那么淡定地和自己讲着电话。

「………………唔,嗯。」けったろ平复了一下心情终于才回复了两个语气词,「那个……你最后说什么?」

「你说哪句?我不太记得了。」みーちゃん捂住嘴嗤地笑出来。

「什么……什么啊……自己说过的话怎么可以忘记!」けったろ紧紧握着携带手里渗出汗来,「你说,请和我……」

「请和我交往。」

 

以前每逢下雨天的时候,けったろ总会握着伞在教学楼旁边不注目的地方等那个人的出现,直到确认他也有带伞才肯安心离开。

可每当看到他没有带伞却和别的人亲密地合撑一把伞时,一个人默默等待着的那样失落的心情便被留在无人在意的旷地,无数次,直到天空放晴前被微风渐渐晾干,けったろ早就习惯了下一场暴雨的骤然降临。

平时社团活动的时候会认真完成他每次布置下的任务,闲聊的时候会暗暗地打探他最近课业上需要哪些书籍,当天就去赶去图书馆帮他借好隔天带来给他。

他开心的时候陪他一起喝酒庆祝,抑郁的时候就陪他抽烟。他喜欢抽烟,同时讨厌阻止自己抽烟的人,所以けったろ从来不去试图阻止,只是安静地从他手里刁过一根点燃,找个角落陪他一起抽。けったろ讨厌抽烟,但是却没法抵抗喜欢抽烟的他。

奋力把那个名字逐出脑海,可是如果和他再靠近一点关系是否会有所不同,真想一直在他的身边啊……「無理、絶対だめ。」这是无论如何都无法做到的吧。

 

可是现在那个人却握着电话语气认真地问着自己。

——「可以吗?」

——「可以和我交往吗?」

けったろ从来没妄图从自己的付出里收获些什么回报,所以这样的告白显然来得太过突然。

那种幸福简直满得快要溢出来……

 

怎么可能拒绝……那么久了都没能抵抗得了你。

如果我是你生活中仅有的一部分,那么みーちゃん大概是我心中不可缺少的全部吧。离开你就完全不行,什么都做不了,一点动力也没有。

所以……

「バカ!」

「哈?」

「……みーちゃんバカ!这些犯规的话……本来应该是我先说的啊。」

「所以けつ你不想对我表态吗?我想要你亲口告诉我呢。」

「这种话……我刚刚就说得很明白了啊。」

「那我现在马上就要到你家里来。」

「唉?!?!?!?!?!」

「听听你的想法。」

「……真是的……我喜欢你啦。」

「不够。wwww」

「哈?哈!?那明天再说好了!!!//////////」

「不行我现在马上就要过来……你在家等着哦,敢不开门的话你就完蛋了。ww」

 

挂下电话的嘟嘟声停滞在空气里,けったろ的心脏却跳个不停。

等一下みーちゃん来的话要先说什么呢……是等他先开口吗?还是对他说自己那么久以来的心里话?

脑子一下就炸开了。以前从来不会因为这种事情担心的,明明打电话之前自己和他还是前后辈的关系。

重而有节奏的敲门声——这……这么快?!骗人的吧!!

 

开门——

「……那么快!」

「嗯,我就在离你家不远的那个便利店旁边等着。」

「……等什么啊……我又不一定会接受……/////////」

「现在不是接受了嘛……如果是我的话,けつ你抵抗不了的,对吧?」

「……………………胡说!」太狡猾了,太狡猾了……那么久以前就被他全部看穿了。

「呐既然说到这样,我也就要单刀直入啦。」みーちゃん忍不住翘起了嘴角,「现在,想听けつ你说喜欢我。」

「…………那么肉麻的话谁要说啦!///////」

 

みーちゃん用右手拦住けったろ的去路,将他逼到无法逃窜的墙角,用左手抵在墙壁上,现在けったろ的表情就像一只被驯服的小猫。啊——最最喜欢猫了,真是超级可爱。

「//////////好近……也太近了。」从来没有那么近那么清楚地观察过みーちゃん的一切,可是现在却都不敢抬头正视他了。刚想说话要反驳些什么却被贴上来堵住自己的吻驳回了。

好吵……太吵了,けつ。现在只想聊和你有关的事。

「唔……」可能现在只能用这样热烈的方式来表达对你的喜欢了吧,将手滑到他的肩胛骨用温热的手掌紧紧贴着按进怀里,加深了吻,借着光可以看到けったろ脸绯红的样子,唇齿间粘腻腻的声音散发出情欲的味道,眯着眼的样子显得更加温顺。

「みー……ちゃん……好き…………」那么久以来你的付出我都有看到哦。

都有一点点的收集起来。

所以啊——今晚就把你给我的爱用特别的方式奉还给你吧。ww

 

 

fin

 

评论
热度(16)
  1. 式部葵御手紙 转载了此文字
    睡睡谢谢你啊啊啊啊啊写的超级萌QAQ,我一边看一边脑补整个人都不太好啊啊啊啊啊啊啊,你简直就是天使Q

© 式部葵 | Powered by LOFTER